絕對的權力注定會孵化出絕對的魔鬼-華夏娛樂360

前蘇聯時期,曾有人質疑斯大林說:“他指導軍隊打戰,指導科學家搞科研,指導畫家畫畫,指導作家寫作,指導工人搞技術,他是神嗎?”敢質疑的人結果都被丟進亂墳崗裏埋了,此後,質疑的聲音在蘇聯的上空煙消雲散。

這就是權力的傲慢。你敢有任何不同于他的意見,就直接將你滅口。

基辛格說,“權力是最好的春藥。”

其實,權力又豈止是春藥?權力還是魔力致幻劑。當一個人手握絕對權力後,就容易迷失心智,從而覺得自己無所不能。

絕對的權力注定會孵化出絕對的魔鬼-華夏娛樂360

據報載,1962年12月,當時蘇聯的一把手赫魯曉夫去參觀美術展覽,他指著抽象派雕塑家涅伊滋維斯內的作品說:“就是一頭毛驢用尾巴甩,也能比這畫得好。”

涅伊滋維斯內忍無可忍,便直言相問:“您既不是藝術家,也不是評論家,憑什麽說這樣的話?”要知道在當時敢這樣反問黨的領袖,真是膽大包天。

赫魯曉夫聽後大怒著咆哮道:“我當礦工時不懂,我當基層幹部時不懂,在我逐步升遷的每個台階上我都不懂。可我現在是部長會議主席和黨的領袖了,難道我還不懂?”

據史料記載,此言一出,周圍的人全都目瞪口呆,啞口無言。

從這個典故裏我們可以看到,一個人只要是坐上了手握絕對權力的寶座上後,就真會覺得自己是無所不能的神。

從古至今,那些手握著絕對權力的君王們,全都狂妄地以爲他上可九天攬月,下可五洋捉鼈。

權力的傲慢使得這些君王們的自信心極度膨脹,征服世界就成了他們共同的終極理想。

從恺撒到亞曆山大,從希特勒到墨索裏尼,他們無一不是虐殺的帝王,嗜血的暴君。他們戰馬的鐵蹄,坦克的履帶,踏破了多少家園,碾碎了多少生命。爲了他一己的私欲,不惜令千萬人血流成河,生靈塗炭。

絕對的權力注定會孵化出絕對的魔鬼-華夏娛樂360

絕對的權力注定會孵化出絕對的魔鬼

即使是小國暴君卡紮菲,薩達姆,一旦執掌一國權印,也會在權力致幻劑的作用下産生出幻覺,真以爲他可以對抗全世界。卡紮菲殺人全憑一己喜好,薩達姆在開會時,動辄就對他看不順眼的下屬拔出手槍當場射殺,魔化的權力已經迷惑了他們的心智,使他們變得無法無天同時又冷血無情。

絕對的權力是一把高懸在大衆頭頂上鋒利的刀,它閃著寒光的鋒芒,指不定哪天就會讓多少人頭落地。

普通百姓對絕對權力的膜拜就更是一種自虐和無知,曆史上所有的君王大帝,全都是踩在無數普通百姓的屍體上而登上權力的頂峰的。誰能有幸躲得過他正在經曆的那場浩劫?

那些曾爲君王的偉大而狂呼的民衆,每個人都認爲自己能夠幸免。

就連許多人都崇拜的拿破侖也說過:“我承認我矮,但是你敢取笑我,我就會割下你的腦袋來取消這個差別。”

權力的傲慢從來都是不容別人取笑和質疑的,無論是誰。

所以,不要膜拜絕對權力,不要崇拜帝王,他們是會吃你的。

普通人要做的,就是對絕對權力的高度警惕。